中国人的一天:从放牛娃到“吸血魔” 李景亮曾85秒KO外国拳手

2018-07-12 08:00

  综合格斗运动员李景亮,因为酷似《小兵张嘎》中的“嘎子”,经常被人称为“嘎子哥”。李景亮还有一个特别的绰号,叫The Leech,中文被翻译成了吸血魔。但是他个人并不是很习惯这个名字,他觉得“魔”听起来不像正道,但他走的是正道。初中毕业后,李景亮进入体校学习。一下来,他练过摔跤、散打、综合格斗,最终打入UFC(终极格斗冠军赛),并成为在这项赛事中第一个以KO获胜的中国人。UFC是目前世界上最和规模最庞大的职业MMA(综合格斗)赛事。本月23日,他将在新加坡参加UFC的另一场比赛,迎战日本选手阿部大治。(摄影/陈虫儿 编辑/王漠沙 《中国人的一天》第3095期)

  李景亮在拳天下俱乐部进行体能训练。1988年,李景亮生于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塔城地区的一个农村家庭,生活并不富裕。他本想初中毕业就去种地,但是因母亲的一句“男孩子就该闯一闯”,他决定去体校学习。李景亮特别感谢妈妈的远见。

  2003年,李景亮在体校学习摔跤。2004年,16岁的李景亮进入专业队进行式摔跤训练。刚进入体校时,他对于体育一点概念也没有。“不知道什么是摔跤,不知道什么是散打,更不知道什么是MMA(综合格斗)。”

  2006年,对于李景亮来说是人生的转折点。这一年,他认识了散打王宝力高,他是李景亮第一位散打教练,也是从这个时候,李景亮知道了什么是格斗。宝力高是蒙古族人,绰号“草原骄子”,曾在泰国本土击败泰拳高手,被称为『泰拳杀手』,是中国首位WKA(世界搏击联盟)90KG金腰带拥有者。

  通过宝力高,李景亮认识了“草原狼”张铁泉,并来到了。现在张铁泉是李景亮的教练,也是拳馆的负责人。张铁泉是中国登陆UFC第一人,曾在2011年2月27日,运用“断头台”技术仅耗时48秒,其便将对手杰森·莱因哈特降服。回想早年比赛时,张铁泉一个人上场,没人给他擦汗,也没人为他递水,活像一匹独狼。(UFC中文译作“终极斗士冠军赛”,1993年源于美国丹佛,现已是世界上规模最大、影响力最大的格斗赛事,八角格斗笼是它的标志。UFC的一场非头衔争夺赛,赛制为三个回合,每回合五分钟。

  刚来的时候,李景亮和另外一个队友打地铺睡在张铁泉的家里。那时,他并不是很清楚综合格斗是什么,他只有一些散打的底子和不肯服输的倔强劲儿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李景亮深深爱上了这项运动。在外人来看、的比赛,在他眼里还是很安全的,对他来说更像是学会了一个可以自己的技能。2014年1月24日,李景亮签约UFC,这是继张铁泉和居马别克后,第三个直接签约UFC的中国选手。

  李景亮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他觉得自己努力只是一方面,主要靠领人 ,“千里马再多,没有伯乐是起不来的。”李景亮觉得自己学习动作很慢,需要反复,才能到达熟练,不像有些运动员聪明,动作教练一教就会了。而自己要一遍一遍反复。

  2014年5月24日,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UFC173赛事中,李景亮战胜美国选手大卫·米肖德,获得签约UFC后的首胜。2015年5月16日,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UFC马尼拉赛,李景亮在第一回合中仅仅用时85秒,就急速KO巴西拳手利马。这也是李景亮在UFC比赛中首次KO对手。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  在2017年11月25日结束的UFC上海站中,李景亮在2分57秒以一记后手重拳击倒美国选手扎克奥托,随后用暴雨般的地面砸拳成功TKO对手。UFC第一次登上中国,很荣幸能代表自己的国家征战UFC。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  裁判示意终止比赛后,李景亮不顾,翻下八角笼,拥吻坐在场边的妻子和女儿时,妻子热泪盈眶。虽然赢了比赛,但是李景亮最大的遗憾是父母没有能在现场观看他的比赛,“因为种种原因,父母没有来到现场,我也是觉得很遗憾的。”李景亮说。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  回想自己的职业成长,李景亮有成功也有失败。2018年2月11日,李景亮参加在珀斯举行的UFC221中量级比赛中,不敌本土选手杰克·马修斯。

  虽然李景亮认为综合格斗这项运动很安全,但还是有很多伤病。李景亮的耳朵和平不太一样,因为常年击打,耳朵不断出血和肿胀,淤血而没有及时处理,导致逐渐发生纤维化,最后变成较硬的组织。“我们管这个叫做饺子耳”,李景亮说:“对于我来说,这并不是伤,而是一种荣誉。”他的左耳断过5次,右耳断过4次,拥有一对看起来很惨的耳朵,他却很自豪。

  除了伤病,李景亮和其他运动员一样,还要痛苦的减重过程。有次赛前,正常体重84公斤的李景亮必须短时间内减到77公斤,才能在称重的环节上过关。不仅饮食上少油少盐,最后还要泡泻盐热水浴,并且不能喝水,已达到脱水的效果。但是他知道为了拿到UFC金腰带,这些都是必须经历的过程,不能放弃。

  李景亮在一次比赛中做了一个“断头台”的锁技。他用手臂紧紧缠绕着对方的脖子处,持续压力以达到降伏对手的目的,这个动作酷似中世纪时的而得名。解说员脱口而出,李景亮就像“吸血魔”一样紧紧的吸引住了猎物。由此,“吸血魔”成了李景亮的另一个绰号。“名字不是特别重要,能让大家记住我就好。”李景亮说。

  “在场上,只要铃声不响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这也是MMA的魅力。”他说,“15分钟的比赛,输的人会觉得时间过得太快,还没来得及打就输了;赢的人会觉得这15分钟好漫长。”

  “MMA是一项动脑子的运动,不是一上去就往死里打。”李景亮说。MMA的很少,泰拳、拳击、巴西柔术等等,各种武术都可以同台竞技,所以在场上要在瞬间找到更好的战术,用更快的速度战胜对方。

  李景亮骨子里有着农民孩子不怕吃苦、勤奋、能的性格,又有拳手的机警、睿智和傲气。平时他训练的特别安静,踏实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。他说:“我也喜欢那种带血的感觉,打出自己的气势,打出自己的力量。”这本身可能是他的一种方式。

  没有比赛的时候,李景亮都会在俱乐部和队友们一起训练,平时也会带一些拳击私教课。采访当天,拳馆有20多个年轻的男在打拳。李景亮看着在场内训练的他们说:“看看这些孩子们,为了自己的梦想,为了家人,为了赚到更多的钱来到,来到这里,他们中很多年龄已经不小了,这条很难!”他摇了摇头。

  最早的时候,李景亮打一场比赛的收入很低,五百块一场出场费,如果赢了比赛会拿到一千元的金。没有比赛就没有收入来源。从一开始,李景亮的爱人婷婷就一直在背后支持他的梦想。他们租在很小的一个平房里,生计没有着落的时候,婷婷去做过餐厅服务员。

  如今,李景亮参加UFC的比赛会有一定的出场费,赢了的话会有金,如果他和对手的对决被评为当晚最佳比赛,还可以拿到额外的花红。几年时间里,国内慢慢发生了变化,现在大大小小的比赛有几十个。“我们的条件变好了,离不开所有人的努力。陆陆续续有很多人签约UFC。让外国人看到,原来中国有那么多运动员在做这个事情,而且做得非常棒。”李景亮说。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  汗水从头顶流到腿上,台上15分钟的胜利,要付出无数艰辛。他说:“十年中感谢他的伯乐宝力高、张铁泉和帮助过他的老师、朋友们。也感谢家人这些年的支持。”他的女儿快到上学的年纪了,他希望自己能抽出时间多陪陪女儿。女儿的出生让他觉得自己更有了责任感,当问到他“会不会希望女儿也打拳”时,他说:“我看过电影《摔跤吧,爸爸》,那是一部好电影。如果女儿将来愿意并适合打拳,我会特别支持。女孩打拳是一项技能,能很好地自己。”

  李景亮说,最开始打拳的目的就是为了家人能有好的生活。那时候不懂拳的他,只觉得像踢足球和爱篮球那样,赢了比赛会有金,可以用这种方式可以养家。但在比赛场上,他还是常常会有种矛盾心里,因为对手也有父母有妻儿,他深知那种家人在背后支持但是场上还是被打败的感觉。李景亮说,虽然面对这些问题有些困惑,但自己职业拳手,赛场上还是要全力以赴。